文章吧手机版
电视剧《女不强大天不容》观后
日期:2020-11-03 18:41:28 作者:湘江龙 来源:文章吧 阅读:

电视剧《女不强大天不容》观后

  电视剧《女不强大天不容》观后

  倪章华

  2020伊始,一场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阻断交际,数十天的宅居生活把我拖进了追剧行列。这段日子,我几乎以三天一部电视剧的速度刷新我的观屏纪录。战争谍斗、年代大片看多看厌之后,兴趣慢慢转向了都市情感。《三十而已》《白色月光》、《假如生活可以从头再来》……看过的大都随风而去,但追到一部五年前的老剧《女不强大天不容》时,却如同喝完一碗白粥,却在碗底发现一只煮透了的苍蝇一样恶心!

  剧中强大的女主郑雨晴出生在干部家庭,又是独生女,年幼时父母性格不合,经常吵架,动不动以离婚相挟,使她自幼就对家庭缺乏安全感。她把自已的内心包裹得严严实实,始终以自我为中心,任意消费和透支父母的关爱还渴望家外的补充。对父母不敬不孝,对长辈善意的劝说和开导充耳不闻,甚至公开对抗。她内心极度空虚,幻想通过一些冒险、刺激、新奇的动作来引人注意,填充自已内心的空白。

  少年时代的郑雨晴主动靠近学霸吕方成,寻找温情补偿。早恋被发现后,她以互帮助学为由矢口否认,百般抵赖;对老师、家长的批评劝说扮傻装B。逃过学校惩罚后,又把恋情转入更为隐秘的地下。渐渐地她习惯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认为这样充满新奇、刺激,能给自已带来快感。有些观众以郑雨晴冒死夜闯江心岛、暗访地沟油提炼作坊、坠楼偷拍贩毒实况等胆大冒险行为称其敬业,本人是不敢苟同的,这些都不过是她为了寻求更大刺激,填满她内心的空虚和燥动而已。

  郑雨晴对感情不真,对丈夫不忠,生活上极不检点,经常把持不住自己的感情并任其泛滥。进入报社后,她利于工作上的便利,与李保罗玩起了暧昧。对李保罗的挑逗、试探给予默许,有时甚至是积极回应,以无可言喻的肢体语言相鼓励。在李保罗近乎表白的话语前也不表明态度,而是环顾左右言它,任其想入非非。从报社一直以为她与李保罗是一对“金童玉女”到她结婚时同事们却惊奇为何新郎不是李保罗这些事实看,郑雨晴是对报社同仁一直隐瞒着已有男友的事实的,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伪装技巧已经炉火纯青。

  后来郑雨晴结婚,李保罗生病住院。郑雨晴的情感再度出现空白,她就想生一个孩子来填充那块因李保罗腾出的空地,但因探秘地沟油造成的流产伤害了身体,她想尽办法仍不能怀孕,最后是吕方成带她到大学时期首次偷情的地方——体育馆背角的软垫上再上激情方才怀孕。可见郑雨晴骨子里是很浪的,无论是心理还生理上,她更喜欢那种偷鸡摸狗的情调,渴望更多更强的新鲜刺激,这种饥渴在她平庸中不断积累着离经叛道的能量。

  孩子的出生的确填补了她的情感空间,也满足了她幸福母亲的虚荣,但家庭生活的负累很快就使她感到厌烦。她把心事悄悄藏起,进一步扮傻装B,贴上一幅“中二”面具,避开人们的过度关注,而胸中却春心激荡,暗待时机。她看透了高飞的心思,不惜变卖和丈夫共有的全部家产,拿下报社的广告位置,转手让高飞牟取暴利,勾起高飞对自已的注意和爱慕,为情感外泄打开了压抑已久阀门。

  郑雨晴的暗示很快得到了高飞的回应。高飞事先得到郑雨晴从海南提前返城的消息,故意编造接友不遇的理由,冒雨到机场接送,拉近两人距离。随后又以路过或到报社办事偶遇的方式进一步勾搭。此时的郑雨晴已经就任社长,对平庸的丈夫心生厌恶,对高飞频抛的橄榄枝心领神会,常以商量工作之名,避开丈夫与高飞私下约会,畅谈理想人生,甚至毫无节操地谈论男人的“驭力”问题。吕方成察觉到郑雨晴的变化,并对她与高飞的私约明确表示不满,但郑雨晴却继续祭起“中二”大旗,扮傻装B,用一副单纯简单的外表来掩饰其腐烂龌龊黑暗的内心,全然不顾丈夫的感受,继续与高飞缠绵私约,刷夜鬼混。

  与高飞频繁私约,郑雨晴给出的说法是有些工作上的问题需要请教。这个理由显然是站不住脚的。高飞不是报社顾问,也称不上媒体专家,根本用着抛家弃女与之夜间秘会,有事可以白天在办公室里谈嘛,用得着昼伏夜行、偷偷摸摸的吗?再说高飞给出的一些建议大都雕虫小技,有的甚至卑鄙无耻。如果郑雨晴如果还像以前一样是个部门主管,拿来应对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许有效,但郑雨晴此时已是报社社长,关心的应该是报社改革发展、转向升级的走向,报社还有一帮子人呢,细碎锁事根本用不着她来打理。郑雨晴的丈夫也是金融专业的高才生,学识水平与高飞这个学渣根本无法比拟,这从郑雨晴上任之初向两人讨要的两个方案(高飞建议写好讲话,吕方成则建议查三个表格)就可立判高下。郑雨晴完全可以请教丈夫,实在不行也可邀上丈夫,三个臭皮匹凑个诸葛亮。郑雨晴刻意避开丈夫只能说明她心中有鬼,思想出轨已经毫无疑问!

  郑雨晴从与高飞这种偷鸡摸狗的幽会得快感和刺激,仿佛找到了少女初恋的感觉,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双人大床房”事件标志着她与高飞的感情升级,肉体出轨自此开始。如果不是郑雨晴把高飞的名字加上去,宾馆不可能知道她与高飞结伴双飞,也就不会把电话打到吕方成手机上闹出“双人大床房”的乌龙。出轨前的紧张、期待让她魂不守舍、心乱意迷,阴差阳错地在自已的住房订单上填上了她和高飞两人名字,这些均表明她已做好了借这次出差与高飞达到灵肉合一的准备。剧情对郑雨晴与高飞在宾馆的住宿情况没有进一步展现,但郑雨晴与前台服务人员的对话,无疑给了高飞极大的心理暗示。高飞此时已经离婚,处于极度的性饥饿状,觊觎己久的猎物现在主动上门,他显然是不会放过的。这一夜也许真的就如吕方成所揣测的那样,既便是调了房间,两人依然串通一气突破了道德底线。毕竟宾馆不是监狱,不可能阻断他俩的往来。这也就不难理解郑雨晴为何始终不接吕方成电话,回来也不给丈夫任何解释的原因了。她在刻意隐瞒真相,继续装婊!

  郑雨晴心怀鬼胎,完全不顾丈夫感受,丢下开家庭、孩子不管,更加频繁地与高飞私会鬼混,还不时让丈夫抓到现行。吕方成对此失望至极,但郑雨晴却在继续装婊。一方面她断定吕方成会顾及20多年的感情选择隐忍,不会当面戳穿她的面具;另一方面,她虽然非常享受与高飞偷腥寻乐的刺激和快感,但她毕竞是个有身份的人,仍然需要家庭的掩护,此时的她还没强大到可以公然挑战道德的底线,承担婚内出轨、抛夫弃子的罪名。她在冷战中僵持,对丈夫步步紧逼,不断刺激折磨着吕方成,希望他率先提出离婚。

  “验孕棒”事件是给吕方成沉重的致命一击。明明与丈夫半年没有夫妻生活,但她与在高飞私会归来石偷偷溜到药店购买验孕棒回家验孕,这让吕方成怒不可遇!但郑雨晴剧并没有就此事给过吕方成任何解释,她在给刘素英的解释中强词夺理地辨称是怀疑自已6个月前就己经怀孕。这解释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恐怕她自己也不能信服。试想,一个曾经生过孩子的女人,难道不知道怀孕6个月是什么状态?还用得验孕吗?对此,刘素英不留情面地戳穿了她的面具,她就开始装B,说什么一个人怀孕这种例楣的事说不定就让她遇上了呢,气得刘素英痛骂她是不知羞耻的白莲花伪婊!

  郑雨晴通过感情折磨,不断触碰吕方成底线,迫使丈夫提出离婚,避开婚内出轨、背叛丈夫和抛家弃子的道德谴责之后,立刻变得强大起来。她把自已打扮成一个被丈夫始乱终弃的怨妇,为她寻求新的归宿找到了再恰当不过的籍口。她索性搬出家庭,把生病的婆婆、年幼的女儿一古脑丢给前夫,理直气壮地接受高飞为她订制的客房,与高飞出双入对,旁若无人。就连狗仔队的盯梢拍照,她也不加制止,任其拍摄,对网上发布的绯闻信息置若罔闻,甚至公开在报社门口与高飞搂搂抱抱,毫无廉耻。她还公开对人说高飞不是乘人之危,而是自己自愿,还称自己在婚前就和方成没有话说。

  郑雨晴的厚颜无耻还表现在她对女儿的绝情和对前夫的歹毒。她宁可推掉已经说好的女儿的家长会,也要去参加情夫那个伦理不清的“女儿”家长;女儿从同学口中得知妈妈的网上绯闻,猜测父母可能离婚,继而以死相逼,郑雨晴却毫无悔意,谎言搞不定女儿,就将其推给吕方成,让前夫好好跟女儿说,还说女儿会理解她的;在情夫住院期间仍不忘支使前夫前去照料,以显示她对新家新欢的关心关爱,肆意践踏前夫的尊严,折磨前夫的情感。甚至还恬不知耻地对情夫说,希望今后与方成、吴玲四人一起共同生活。一个女人内心强大到如此地步,恐怕潘金莲也会自叹不如了!

  郑雨晴虚空的灵魂、泛滥的情感以及她不断追求刺激、冒险的个性注定她与任何男人都走不长远。同居之后,情夫因工作原因与之聚少离多,生活不能自理,连做饭洗衣这样简单的家务都不会打理,最初那种偷鸡摸狗的新鲜感很快消失。高飞对她根本就谈不上关爱体贴,吃包子时把肉馅吃个精光,留下一堆包子皮丢给自已。这时候她想到了前夫的包容体贴,感到了莫大的失落。她初进高家时,高飞奶奶把她当成高飞爷爷招进的野女人给女人予以排斥,联想到高飞父亲婚外生子却把黑锅甩给儿子的事实,郑雨晴意识到这样一个荒淫不堪的家庭环境可能会给自已将来的生活带来的阴影,她也不保证这样家庭出生的高飞能否对家庭婚姻绝对忠诚。原本一个女儿、一个婆婆就使她不堪负累,今后她要面对痴颠疯傻的高家奶奶、以及见面都感到尴尬的公公婆婆、还有高飞的儿子、乱了伦理辈份的女儿(实为妹妹),还有自已的女儿、前夫、高飞的前妻……乱七八糟却又始终无法绕开的人物关系,既使再强大的白莲花也不堪承受。郑雨晴免为其难地参加了完高飞企业的周年庆典,以肉偿一夜的形式与高飞的这段孽缘作了了断,玩起所谓“灵魂伴侣”。

  郑雨睛主政都市报的工作能力和业绩水平实在乏善可陈。作为主官,她抱残守缺,在纸媒不断萎缩的情况下死盯着一张报纸,靠收点旧帳、广告费和政府赏赐混日子,不思考报社的转型发展,不主动与互联网对接,不为报社今后的规划谋篇划局。她所谓的改革不过是甩包袱,令老弱病残员工下岗分流、把食堂外包、把物业分离、把发行转让……天天被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搞得焦头烂额,一丁点小事就私约高飞。而高飞充其量不过一私营企主,哪个私企的发家没有罪恶、没有血腥?那些不法勾当能在国家事业单位里复制吗?

  离开报社前,刘素英等报社同仁的劝导也的确让郑雨睛动了回归平凡的心思。但此刻她已与高飞分手,吕方成和女儿那个家还容得下她吗?她向吕方成表示已与高飞断了关系,并以“是嫁接的、不是天生地长”试探吕方成的口气。但吕方成却以“咱俩是天生的一对?”相诘,并称她的确是块做官料。郑雨晴感到了落寞,她做女儿、做妻子、做母亲、做儿媳的确非常失败,没有一项及格。她没有选择,只能让命运推着自已继续在强大的道路上裸奔。

  郑雨晴少年时代的恋人及后来的丈夫吕方成虽出生单亲家庭,却不缺少家庭关爱。年轻丧夫的母亲没有改嫁,含辛茹苦将方成兄妹拉扯长大。他从母亲身上继承了善良、勤劳和艰毅的品格,年少时就是典型学霸,很为母亲所骄傲。吕方成体谅母亲,懂得感恩,极尽所能回报家庭,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情。但他性格耿直,缺乏变通,又好面子。他太爱妻子,对郑雨晴言听计从。他很早就发现妻子的出轨迹像却碍于面子不予及时沟通和阻止,及至后来郑雨晴让他以前夫身份去医院照顾夺其所爱的“朋友”兼前妻情夫高飞时也不懂得拒绝。他关心女儿成长进步,既使在最艰难的时刻仍强装笑脸给予陪伴照顾。吕方成以高才身份进入银行工作后命运多舛。他遇人不淑,同事徐文君不断从中作梗,工作屡屡出岔子,饱受辗压。郑雨晴因意外事件突然被提拔成报社一把手后,家庭重担完全落在吕方成身上。工作上的不顺心、家庭的负累,加上妻子出轨“好哥们”高飞,使他情绪失控,以极不冷静的方式结束了自已的婚姻。从此他不相信爱情,不相信婚姻,甚至不近女色。

  郑雨晴的情夫高飞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是她中学时期同学,也是吕方成的“好哥们”。出生于一个非常荒淫不堪的混乱家庭。祖父对家庭不忠,乱搞女人,死后还让高飞奶奶唠唠叨叨、念念不忘。父亲的私生活更是不堪入目,在外养了私生女还好意思把黑锅甩给儿子。高飞是个典型学渣,大学只考了个大专,工作不久即辞下海,靠歪门邪道发了一点财,后又得到好哥们吕方成的贷款和转手郑雨晴倾家拿下的广告业务发展壮大。高飞还是郑雨晴的暗恋者,20年来暗中觊觎,时刻等待出击的最佳时机。他与吕方成结为哥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接近好哥们的妻子,适时夺其所爱。只苦于早些年他混得灰头土脸,实在没有能力与呂方成抗衡。在他企业发展壮大,拥有金钱地位之后,土豪贪婪的本性迅速澎漲,迫不及待地向郑雨晴伸出了魔爪。他事先得郑雨晴提前返回的信息,编造接朋友不遇的谎言把骗上车,继而以路过或到报社办事偶遇的方式把郑雨晴骗到郊外,以肢体语言进行暗示和勾搭。自从与郑雨晴搭上之后,高飞就一脚踹开好哥们吕方成,私下里却频频邀约郑雨晴,令其产生依赖,不知不觉地滑入自已的怀中。被吕方成发现端倪并面现怒色后不给任何解释,甚至连照面都不打一个。结伴双飞使两人彻底突破底线,后面的发展也就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了。剧中所有高飞出现场景都是与郑雨晴泡在一起,看来他对郑雨晴的确下足了功夫。高飞泡郑雨晴并不想真正与她结为夫妻,只不过想了却少年时代的一个心愿。另外就是土豪们玩角、玩名人的心理。玩到就是赚到,这些徘闻艳事也是他日后闯荡江湖炫耀的资本。好在郑雨晴此时没有 “中二”,及时中止了两人关系,否则下场将会更惨。

  剧情结束时黑底跳出几行文字;“郑雨晴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承担更大责任,但她不会改变自已的初心”这段文字与片名高度契合。上天执意让这朵圣母白莲花继续强大,凡力是无法阻挡的。

  女性的强大应该不仅仅是事业上的风光无限,一个真正强大的女性,应该坐得正、行得端,应兼顾家庭,活出自我。一个被生活“润色”的女人,被家庭眷顾的妻子,被子女依赖的母亲,才是真正的强者。我祈盼上天及时收回这朵强大的盛世白莲花,不要让她继续祸害人间!

评价:中立好评差评
【已有2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 电视剧《女不强大天不容》观后的相关文章

┃ 每日推荐